雨花台,每一次都是新感觉

原创  2008-11-08 / 阅读851 次 / 评论 0条 

  戊子年十月末,再游雨花台,有感,特作文以记之。来这是第五次来雨花台了,第一次是去年暑假里敬来南京时我陪她一起去的,同年十一月份班级秋游也来了这里,第三次是今年的清明节,海东来南京玩,我陪他的。说来巧合,雨花台就是在那个清明开始对外界免费开放的。暑假里陪母亲也来这个地方玩过。四次都有人陪,而这一次我是自己来的。

  雨花台,相传梁武帝时,高僧云光法师在此筑台说法,感动上苍,落雨如花,因此得名。但我倒觉得雨花台是因为雨花石而得的名,雨花石为雨花台的特产,在南京市场上最为常见,夫子庙区更集中了相当多的雨花石精品,只是价格昂贵。但原汁原味的雨花石在雨花台并不容易找到,记得跟海东来此时,在孔雀园附近就发现很多的游人拿着树枝在丛叶下寻找什么,上前询问得知他们是在找雨花石,好事的我们也去寻找,但除了挖到些浅红色或是乳白色的卵石外一无所获,我想大概是因为挖的深度不够吧,倘挖地三尺应该会找的到。

  雨花台的地形为南低北高,游玩时较适合从南门进北门出,出北门后翻过一天桥就是中华门,沿路再往北就可抵达夫子庙,边走边玩,是一条很好的旅行线路。雨花台本身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视觉享受,因为里面大多都是与革命有关的景点,烈士就义群雕, 辛亥革命人马冢,革命烈士记念馆,记念碑,毛主席记念堂等,占去了大部分的景区。我觉得雨花台是个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却不是个好的旅游景点,它给人带去太多沉重的回忆,如同参观南京大屠杀记念馆一样,心底总是沉沉的,仿佛压抑着什么无从释怀。因此这些地方我是很少去参观的,比如烈士记念馆,只是第一次陪敬来时去看过,看到那些陈放多年的先辈们的手迹和遗物,我只是感到那个时代离我太遥远了。因此我所游览的往往都是名胜古迹。

  从北门进往左走,即可看到雨花阁,坐落于古雨花台遗址上,也就是云光法师设坛讲经的地方,是为“雨花说法”,为清金陵四十八景之一。北宋末年,始有的建筑物,后毁于兵火战乱。如今复建的雨花阁,阁叠三层,檐卷四重。头两次从南门过来时都没有碰到它,一不小心就把它绕过去了,第三次终于找到了,此时雨花台已免费开放,但雨花阁仍需五元的门票才能入内,雨花阁底层为一尊云光法师讲经铜坐像,前壁为其说法的瓷砖画,讲经石座后墙上,是一幅法显和尚西天取经的画卷,蔚为壮观。阁中还陈列有各种文物器物古玩等。

  从雨花阁下来往前,不远处是“江南第二泉”,泉水已干涸,泉边有南宋大诗人陆游品茶的石刻像,他双手托茶,正襟危坐,胡须轻扬,目光深远。泉上一仿古建筑为二泉茶社,但朱门紧锁,略显萧条。继续往前,就来到了雨花石石苑,一处很古典的仿明式建筑,它是个集中介绍和零售雨花石的地方,找个导游团队悄悄地混进去,聆听导游小姐为你讲述那些雨花石背后的故事,亦是一件趣事。

  石苑往东,行不百步即是曦园,曦园集梅岗和孔雀园为一体,梅桩盆景,古意盎然,建筑古色古香,是个赏梅好去处。孔雀园打的招牌虽是生态孔雀园,可我感觉它并不生态,高架的围网,单调狭小的空间,脏兮兮的地面,几株枯树,孔雀园里孔雀不少,但并不美丽,被圈养的野生动物多少都失去了它原有的观赏价值。

  出了梅岗沿石板路往上就是木末亭。它位于雨花台东岗之巅,始建于明代。清“金陵四十八景”之一的“木末风高”指的就是这,“木末”二字,出自于屈原的《九歌湘君》“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句,意为高于树梢之上。以此名亭,谓亭秀出林木也;新建的木末亭有上下两层,亭台上层隔断木壁的西面上刻有吟咏木末亭的古诗,东厢缕刻六幅形态不一的古梅。下层亭廊刻金陵四十八景中的十二景于青石上,简单的线条竟让金陵胜景变得一览无余。木末,多好的名字,感觉特别有意境,让人急切地想去亲近它。

  木末亭的北面是方孝孺墓,在木末亭上能够俯视到它。位于雨花台的丛林深处,阴森森的。每次来雨花台都会来悼念这位六百多年前为建文皇帝守节而被惨忍杀害的一代忠臣和大儒。他是建文帝的老师,“靖难之役”后被新的大明皇帝朱棣车裂,诛灭十族,连他的朋友一族也跟着遭殃,只因为他不肯为明成祖拟即位诏书,他是被儒家的忠君思想吞噬了生命。很多史书谈起明朝历史上这一事件,都会指责朱棣的凶狠残暴,他在对待建文旧臣的问题上,毫无帝王的胸怀,无所不用其极,极为惨忍暴戾。但想到他篡位后所做的譬如派遣郑和下西洋、编纂《永乐大典》,浚通大运河,大规模营建北京城。我又不得不敬重他。我想政治就是这样吧,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强与弱之别,成者王,败者寇,要怪只能怪朱元璋在帝位的传递上犯了大错,从而祸起萧墙,骨肉相惨。而建文和永乐其实都是无辜的。方孝孺和数以万计的大明勇士倒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千万的灵魂飘荡在金陵之上,六百年来不曾消散过。走到方孝孺的铜像前,再恭敬的鞠上一躬。

  穿过方孝孺墓地沿小径往下走即到了访梅亭,一段园林式的长廊,谓之“梅廊”,亭前所植约有上百株梅,现在已是梅叶调零,满满的落了一地。这一处地方对我来说有特别的记忆,去年大约是相同的时节秋游至此,还是这片梅花林,还是那棵梅花树,几分萧瑟,几分遗香,乱了亭中人,惹了绿衣裳,惊落枯叶三两片,激起心海万缕情,波心盈盈,荡荡无期。清明来时烈士浮雕旁的那片梅花树开的正旺,吸引了大批的游客,树下开满了蓝色的野花,漫住了游人的脚步。我和海东钻进林中,将自己置身于这一片花海中,肩上、眼前、头顶上都是梅花的倩影,我仿佛被这些精灵可爱的花朵勾了魂,是仙境?是梦境?恍惚中竟分不出个雌雄来。想起姜育恒的一首歌,歌词曰: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看人间多少故事,最消魂梅花三弄。

  在南京,倘若要真的去赏梅,那最佳点非梅花山莫属,它是中国四大梅园之一,那里有两百多个梅花品种,约一万五千多株梅花,精品荟萃,可谓姿态万千。南京人爱梅,探梅、赏梅是南京的民俗。每年的春季这里还会举办国际梅花节。东吴孙权的墓就坐落在梅花山上,单从这方面讲,你就不得不嫉妒仲谋他所选择的这块风水宝地,生前独霸江东,死后亦有梅花相伴,真不枉了他一世英杰,万世的流芳。“生子当如孙仲谋”。

  这一次算是把雨花台游遍了,怡苑、二忠祠、李杰墓道、茶文化社区、儿童游乐区,以前没去的今天都去看了。在南京,雨花台的名气当然比不上十里秦淮,可去的次数多了,对它也产生了感情,从学校到南京去,在中华门下车后总要翻过天桥去北门走一走,挎起包,买上一包520香烟,燃去一路的疲倦,打开又一次的旅程。

  雨花台记载了我很多成长的足迹:有个炎热的夏天我在南门外的竹林下等候敬的到来,有个初秋的时节我和大学同学在游乐场里射箭嬉戏,有个清明的午上我坐在草坪上和海东畅谈人生与理想,还有和母亲在主席记念堂里跟着音拍轻唱军歌的时刻……那些散落在这里的回忆,如陈年的酒,日子越长越发的香醇了。今天我一个人坐在记念碑前古柏树下的台阶上远眺,远处若隐若现的是敬淡雅含羞的笑魇,是四个女生轻盈活泼的追逐,是海东兄洒脱不羁的风姿,是母亲步履蹒跚的背影。

  生活给了我很多的恩赐。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姐妹,他们对我很重要,是我一生珍爱的宝贝。芜湖的老妹,平静而温娴的女子,我欠她太多的疼爱,距离这么近,两年多来我却没能去师大看过她;深圳的琳,我心灵的导师,拂去沉淀在我心底的尘埃,总是带给我诸多生活的勇气和信念。合肥的刘佳,高三复读时相互鼓励、分享彼此故事的兄弟;大宝,和我一样痴迷BEYOND音乐痴迷摇滚的哥们……原来我的旅行并不孤独,我的生命伴着感动前行,每一站都是极致的风景。

打赏
本文地址:http://www.lynkmo.com/traveler/2014110392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lynkmo 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未经允许不得擅自修改或用于商业用途!
欢迎投稿:有好的文章希望和LYNK&MO分享、推广,猛戳这里  我要投稿
高性能服务器,就选阿里云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