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泊鸾漂别有愁,三生花草梦苏州

原创  2009-11-23 / 阅读860 次 / 评论 0条 

  站在阳台上,空旷的校园死一般的安静,烈日的熏烤下,楼下那一棵合欢树竟像走进了半个秋天,满树的绿叶零零散散的挂在枝丫上,前些日那些娇艳的合欢花还是那么绚丽地开着,今日竟不见了踪影。

  这个夏天竟是如此的百无聊赖,烦躁的心情在高温下蠢蠢欲动,似乎要吞没那份原本属于我的淡定的心态,我努力地克制自己,将注意力尽可能的转移到让人平静的事物上面,一颗不安的心稍稍的冷却。

  看书,也实在是个无奈之举,前几日去图书馆借回了几本有关城市文化的丛书,这也是想为自己毕业后找个心仪的安定之所。

  去江南依然是我的不二之选,这一本便是介绍苏州的,《三生花草梦苏州》,这是句出自清代诗人龚定盍的诗句,诗人出访淮安府,在一歌楼与一沦落风尘的苏州女子灵萧偶然相遇,两人情投意合,认定是前世的因缘,缱绻数日,难舍难分。后诗人离开淮安来到苏州,踯躅街巷,被苏州的美景深深的打动,又想起苏州女子灵萧,于是有了“凤泊鸾飘别有愁,三生花草梦苏州”的感叹。

57cf4f1d54e734c36ae642c4b76e01c0.jpg

  苏州我是没有去过的,那年去上海途径那里本是打算下车看看的,可毕竟没有下定决心,就那样和她擦肩而过了。苏州绝对是一座古城,自春秋时期吴王阖闾建城以来已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不管她景致如何,最起码就她这种历史的沧桑感而言,对我已经有足够的吸引力,更何况她又是“人间天堂”,向往之心自不必说。但又想,今日的社会发展,每一座古城几乎都已经没有了原始的风貌,那些的历史遗迹,逐渐的被现代高楼大厦蚕食,也许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角落了。倘若真的去了,也难免会有些失望,于是印象就只停留在纸上,让思念越来越浓,倒也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之需。

  那些所谓让人醉生梦死的美景我固然没有亲眼看过,也就没有了发言的权利。但有一个人和她的一段故事我是耳熟能详的,那就是西施。她是男人们的宠物,她成就男人也毁灭男人。范蠡和西施一往情深,真心相爱,战败的越王勾践夺人所爱,将西施像金银珠宝一般送予吴王夫差,范蠡移恨吴王向越王献七策而灭吴国,复又抱得美人归,与西施泛舟而去,流落天涯。西施毁了夫差成了吴国的罪人,却成就了范蠡反成了越国的功臣,这是件很矛盾的事。不知当时亡国的吴国人恨西施是否也像天下人憎恨妲己那样,而后人对于西施则是大加的赞美和记念,甚至将其纳入到中国古代四大美人里。

  毕竟西施不是妲己,夫差也不是商纣王,英雄惜美人自有他的王者风度,只是夫差掉进了越王为他设计的陷阱里。在那样一个诸侯争霸的战乱年代,眼中只有美人而没有江山的君王,他的国家势必要被他国吞并的。更何况他的对手是卧薪尝胆的勾践。而西施却极其的无辜,只怪她生的太美,男人们又怎么会放过她。这和唐明皇的杨玉环一样,同是红尘里的尤物,却都摆脱不了政治的迫害。

  好像每一座上了岁数的城市都有些极品的女子或是一段缠绵的爱情故事和她联系在一起。苏州有个西施,杭州有个白素贞,南京有“秦淮八艳”…这理所当然也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围绕她们而展开的一系列文学创作和城市景观建设不仅丰富了城市的文化内涵,同时也给人们带去更多的视觉享受,让人对她不断的憧憬。终于有一天去了,了了一段心愿。某一刻又不经意的翻起当日的照片,视线穿梭在依依柳条与楼阁朱户之间,记忆再次浮现眼前,仍旧心动如初,于是兴致又起,风尘仆仆的来到这座久违的城市,站在曾经踏过的马路边,嘴角浮出一丝的笑意:嗨,苏州,我又来看你了。

  关于苏州的美景还在一步步的充斥着我的大脑,那些个城门啊,园林啊,桥啊,水啊的名字和位置刚刚看过又记不清晰了,也实在太多,难怪会错乱了记忆。看来势必要去亲眼瞧瞧才好,不然某日和别人论起苏州来定会出了洋相,那就贻笑大方了。

本文地址:http://www.lynkmo.com/traveler/201411033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lynkmo 所有,转载请保留出处,未经允许不得擅自修改或用于商业用途!
欢迎投稿:有好的文章希望和LYNK&MO分享、推广,猛戳这里  我要投稿
高性能服务器,就选阿里云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